物流技術大比拼:阿里、京東、蘇寧都有什麼路數?

时间:2017-10-24 15:5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阿里“智慧”跑在了前面、京东推“无人”概念,苏宁说同行不“实用”

物流技術大比拼:阿里、京東、蘇寧都有什麼路數?

 

一場物流技術大會,因阿里、京東、蘇寧的物流負責人和專家的出席,呈現出“不是论辩却胜似论辩”的微妙气氛。

 

在3月28日的全球物流技術大會上,主角不是傳統的物流企業,而是阿里、京東和蘇寧。三者爭當中國物流技術變革的“带路党”,既有電商巨大的需求驅動,也有雄厚的資金和技術支撐。

 

儘管此前僅阿里堅持打造開放性的物流平臺,但隨着京東、蘇寧的自建物流從封閉體系中走出來,物流技術的開放已成爲三大電商構建社會化物流生態的殺手鐗。不過,其各自所選擇的路線卻不同,其中,阿里強調“智慧”、京东强调“无人”,苏宁强调“实用”。

 

從這三場演講中,可以管窺他們是如何驅動中國物流技術的飛速發展。

 

阿里要用數據升級“智慧”

 

阿里雲高級算法專家任繼東對於高科技物流設備,只是輕描淡寫地介紹了菜鳥試驗和應用的小G配送機器人、AR物流操作系統、AGV等,但流露出阿里和菜鳥對打造物流數據平臺的濃厚興趣。 

 

 

菜鳥機器人小G

物流技術大比拼:阿里、京東、蘇寧都有什麼路數?

他表示,物流裏面很多重要的路徑問題,可以通過算法來解決。阿里雲的車輛路徑算法,根據車輛、貨物、路線等數據,爲每一個訂單計算最優的貨物分配、最佳路線甚至是車內貨物擺放。“這裏的方法跟阿爾法狗的算法相似,都是利用蒙特卡洛樹來實現最優選擇。”

 

菜鳥用2000人支撐日均5700萬包裹的物流系統,核心的能力是大數據,並且能夠通過算法對這些數據加以運用。

 

任繼東介紹,在去年雙11期間,菜鳥網絡利用物流預警雷達系統,基於GPS、訂單和氣象信息數據,向第三方物流企業提供各線路、網點包裹流量的預測,以指導快遞企業調整線路、準備人力,防止爆倉。

 

在即時配送領域,今年1月,阿里雲開始用算法幫助外賣平臺提升調度效率。阿里雲在把算法適配到即時配送場景時,採取的是人機協作的模式,也就是系統採集調度員歷史的操作數據,對關鍵性因素進行提取,用算法優化計算結果,最後傳送給配送員,幫助調度員實現更高效、準確的調度。

 

在幹線物流領域,阿里雲則與運滿滿合作,用算法滿足車貨匹配需求。而在同城配送領域,阿里雲的算法也在提升拼單效率,把原來2%到10%的拼單成功率提升到了45%以上,降低了20%的車輛行駛里程。

 

京東的“无人化”畅想

 

京東倉儲事業部負責人吉芥是第一個登臺演講的嘉賓。最近幾年,京東一直在聲稱自己加強了對物流前沿科技的研發,包括無人倉儲、無人車和無人機等。

 

實際上,京東對物流科技的投入,深層次的原因其實是居高不下的人力成本。吉芥表示,在B2C業務發展的十多年間,人力成本在京東總成本中佔比非常大。更讓京東擔憂的是,人力成本的增速也居高不下。

 

据吉芥介绍,2011年京东开始做“亚洲一号”規劃設計時,曾對人力成本進行過估算,當時是按照人力成本每年5%的增速計算,但5年後回過頭去覆盤,卻發現人力成本的增速遠遠超出甚至成倍於當初的預期。

 

物流技術大比拼:阿里、京東、蘇寧都有什麼路數?

京東倉儲事業部負責人吉芥

 

在這種情況下,京東最強烈的需求就是,怎麼依靠技術手段減少對人的依賴。

 

吉芥表示,包括機器人技術、深度學習、人工智能、物流雲和最新的區塊鏈,“我們認爲這兩年恰恰是各種技術不斷成熟的時期,已經到了可以投入使用的階段。”在自動化作業層面,京東的設想是依靠無人貨車、無人倉、無人車(配送)和無人機實現從供應商到消費者的全程自動化作業,堪稱整齊劃一的“无人”概念。

 

 不過,技術需要長期積累,這對打慣了人海戰術的京東來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京東主推的7個自動化“亚洲一号”倉,真正投入規模應用的就還只有自動存取、高速分揀等倉儲物流技術。而劉強東曾經誇下海口要在2016年底在農村實現“无人机”送货大规模应用,如今也还不见影踪。

 

蘇寧做強“实用性”

 

“剛纔我們同行介紹了在我們行業用的比較多的技術,但據我所知,截至目前,在零售流通領域,‘货到人’技術運用最廣的,能夠實現單天出貨量在20到30萬單以上的,也就只有蘇寧了。”第二個發言的蘇寧物流倉儲事業部副總經理張海峯說。他表示,過於超前地大規模應用高科技物流技術,有很大的風險,而誇誇其談,則難免有噱頭的嫌疑。 

 

实际上,相比京东让人眼花缭乱的技术“野心”,苏宁的物流技术显得更加务实一些。

 

據介紹,蘇寧正在測試、研究的技術包括倉庫自動作業技術、綠色包裝技術、智能揀選機器人、無人機園區智能巡檢、AR/VR技術等。在張海峯看來,由於場景封閉,可控性強,這些倉庫物流技術的實用性更強。

 

2016年,苏宁先后上线“以货到人”系統爲核心的南京雲倉和以AGV機器人爲核心的上海雲倉。

 

 不過,蘇寧並不急於把兩個雲倉的模式進行快速複製,而是着眼於沉澱已有的技術。張海峯表示,物流科技越來越多,必然存在設備協同的問題。“現代化智能設備引進後,中樞軟件的運用,對於怎麼最大化發揮設備的能力,是非常重要的。”他说。

 

物流技術的開放:阿里的佈局優勢

 

儘管對物流技術的側重有所不同,但三大電商都把未來放在了用技術打造一個開放性物流體系的上面。

 

吉芥稱,京東的目標是成爲中國零售領域的基礎設施提供商,要開放給社會,在線上線下打通全渠道的供應鏈物流體系。

 

2016年11月,京東物流宣佈推出獨立的品牌,向全社會開放。但京東的物流技術開放還只是服務於以京東倉儲爲核心的有限場景,接入京東物流體系的第三方數量非常有限。

 

張海峯也表示,隨着電商、零售行業的發展,分倉模式未來肯定會全面超越單倉發全國的物流模式,蘇寧物流會以成熟的雲倉模式建成獨立的社會化物流。

 

相比從自營平臺走出來的京東物流和蘇寧物流,一直有着平臺級優勢的阿里在物流技術的開放性方面走得更遠。由於大數據、算法和人工智能應用的廣泛性,阿里雲已經深入到了快遞、即時配送等越來越多的社會化物流場景中。

 

任繼東表示,在開放的生態中,阿里雲已經積累了很多大數據和算法經驗,隨着在物流領域的不斷深耕,阿里雲會通過數據和算法的方式解決更多的行業需求。 


 

 

目前,中國超過70%的快遞包裹,數千家國內外物流、倉儲公司以及200萬物流及配送人員都在菜鳥數據平臺上運轉,有這樣的基礎,阿里以及菜鳥構造一個物流開放生態的設想已經大大領先。

 

物流技術大比拼:阿里、京東、蘇寧都有什麼路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