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路物流軟件】有多少企業趴在那等死?公路物流八大危機

时间:2017-09-19 10:34 来源:未知 作者:CYH 点击:

當前我國的物流軟件成本依然居高不下,其在發展過程中仍存在各種問題,如管理較混亂、服務理念滯後、供需信息難共享……這些都是當下物流軟件業面臨的危機。而企業要做的就是在這些危機中突圍,尋求新的業務增長點。
【公路物流軟件】有多少企業趴在那等死?公路物流八大危機
危机一:信息共享困难
 
一直以来,信息不對稱、空駛率高、貨運行業集約化低等痛點都影響着物流軟件業的發展,成爲行業難以突破的瓶頸。究其原因,主要是因爲行業的信息化水平偏低。爲尋求這些問題的解決辦法,各種車貨匹配的網站、移動App等應運而生。
 
但同時也帶了新的問題,如平臺上的信息是否真實、有效、實時、透明;平臺上貨主方與承運方之間的信用機制、安全機制、賠償機制等是否合理;供需信息是否能全面共享……这些都会影响到车与货的匹配度与空驶率。
 
而且由於信息管理方式滯後,導致信息傳遞速度、準確性等都還存在問題。此外,信息難共享,使得各部門、功能之間的銜接難協調,甚至相互脫節。
 
危机二:竞争愈发激烈
 
自去年中通跨界“玩起”快運業務後,不斷有快遞企業、電商平臺開始涉足快運零擔業務。如3月初,圓通快運業務進入試運營階段;7月,EMS即將上線“中邮快运”产品的消息首度曝光。显然,这些“新玩家”以原有業務爲基礎,並以此爲引入流量主體,兩者產生聯動有利於讓快遞企業自身發展和網點經營更穩定、更有效,並能使利益最大化,所以跨界是他們必然的選擇。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快遞企業做快運有一定的優勢,其不僅有政策的引導,還有覆蓋全國範圍的網點優勢等。而面對這些企業對物流軟件市場的“侵占”,物流軟件企業的生存空間或將被進一步壓縮。
 
危机三:多式联运难畅
 
作爲推動我國物流軟件業發展的一大任務,多式聯運不僅有利於提高運輸效率,還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物流軟件成本。此外,國家相關部門也發佈多個文件予以支持。從企業申報多式聯運示範項目的積極性看,政府的扶持順應了企業的發展要求和市場需求,政策對頭、措施有力。
 
但相較於物流軟件業發達的國家,多式聯運所佔的比例依然偏低,可見多式聯運“叫好不叫座”現象較爲明顯。國家發改委綜合運輸研究所所長汪鳴認爲,固有的認知、需求欠旺盛等原因影響着多式聯運的發展,才導致這一高效的運輸難以發揮其最大的價值。
 
危机四:服务亟待提高
 
衆所周知,物流軟件業是融合運輸、倉儲、貨代、信息等產業的複合型服務業,是市場經濟發展的必要條件,具有基礎性、戰略性作用,作爲支持現代經濟發展的重要平臺,已受到了各方的高度重視。
 
但多年來,物流軟件企業在提供服務的過程,其不能滿足貨主企業對物流軟件服務的需求成爲最大的詬病。很多物流軟件企業僅將自己定位爲“运输、搬运、送货”等角色,這就導致不少物流軟件企業難以爲製造業發展和產業結構的升級提供服務和支撐。所以,大部分物流軟件企業能獲得的利益十分有限,而缺乏競爭力的物流軟件企業,更是陷入價格戰中不能自拔。
 
如今貨主對物流軟件服務質量越來越高,當物流軟件企業難以提供優質服務時,企業極有可能更換合作伙伴,且客戶在選擇合作伙伴時,價格低廉並非主要考慮的因素,服務質量開始佔主導因素。
 
危机五:利润微乎其微
 
物流軟件市場看似美好,但要從中賺到錢似乎並不容易。首先,現階段企業在產品提供及服務方面同質化較爲嚴重,因爲各企業中間沒有壁壘,主要拼價格;其次,市場準入門檻低,信息不對稱等因素,導致運輸時效無法滿足、收送貨成本高、貨損貨差嚴重等問題,從而難以提價。
 
再者,大部分企業由於資金實力、管理能力等多方面原因,在經營上短期行爲明顯,對服務質量重視程度較低,靠低價成爲吸引貨源的主要籌碼;最後,客戶不斷上漲的物流軟件需求,使得企業從基礎設施、員工等方面着力提高服務水平,這無疑就增加了運營成本,更何況房租、人力等還在不斷上漲。在市場價格不增加的前提下,結合目前行業內部存在的問題,微利是必然的結果。
 
危机六:管理好难度大
 
近幾年,伴隨着我國物流軟件業的快速發展,物流軟件從業人員與日俱增。數據顯示,單貨車司機的人數就高達2700萬,還有許多無法統計的裝卸、搬運、倉儲管理等工人數量。此外,由於偏低的入行門檻,導致物流軟件從業人員多以勞動力爲主,他們的教育程度普遍不高。
 
不難發現,龐大的從業人數、不高的入行門檻等原因加大了管理的難度,而且各方因素也導致了從業者對企業忠誠度不高,人員流動性較大的現象普遍存在。現如今,中高層的人員流動也開始成爲業內關注點。
 
危机七:有支付,却无处结算
 
近年来,物流软件公司“跑路”的新闻不绝于耳。往往“跑路”的企業,不僅伴隨着司機工資無處討要,也會出現鉅額貨款連同“消失”的狀況。有數據顯示,目前全國每年有200萬億物資的流動和10萬億物流軟件費用的流轉規模。這麼龐大的物流軟件費用流轉,七成以上要依靠物流軟件公司代收貨款來進行,而隨着物流軟件公司跑路頻發,代收貨款的資金安全隱患逐漸凸顯。
 
在此背景下,市場上的金融、科技、物流軟件等企業,紛紛盯上了物流軟件業支付這塊“大蛋糕”。支付結算的危機雖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緩減,但1%-2%的手續費卻讓不少企業寧可冒險讓物流軟件企業代收。
 
危机八:诚信体系缺乏
 
除了正规物流软件公司的“跑路”現象頻發,黑物流軟件公司騙錢、騙貨的現象也不少。如不久前武漢一貨主將自己價值3萬元的貨,通過某網絡平臺找到一家物流軟件公司運往長沙,結果數天後收貨方並沒有收到貨,致電聯繫後方知貨只到常德,如需取貨需另付1萬塊……
 
相信不少發貨方都遇到過黑物流軟件事件,由於這些物流軟件企業登記信息不全或不真實等,給職能部門採取下一步動作增加了難度,讓發貨、收貨等各方受到不同程度的“创伤”。亂收費、“黑车”、虚假公司等,让物流軟件行業遭受了信任危機。這就亟待政府與企業,以及其他相關機構聯手共建誠信系統。
 【公路物流軟件】有多少企業趴在那等死?公路物流八大危機